【摘要】目的:調查醫務人員和患者/家屬對醫患關系的認知差異及其相關因素。方法:選取20家醫院的醫務人員398人、患者/家屬1582人,采用醫患關系調查問卷(PDRQ)進行評估。PDRQ有兩個版本,分別用于評價醫務人員對當前醫患關系的認知(DDPRQ一10)、患者/家屬對當前醫患關系的認知(PDRQ.15)。結果:31~40歲、本科、中級及以下職稱醫務人員的DDPRQ一10總分低于其他組;21~40歲、本科及以上患者/家屬的PDRQ一15總分低于其他組(均P(0.05);高分組醫務人員對應患者的評分高于低分組醫務人員對應患者的評分[(59.1±4.8)vs.(51.4±6.3),P<0.001]。Logistic回歸分析顯示,年齡大、職稱高的醫務人員的醫患關系評價更好(OR=1.43~1.86);年齡大、受教育程度低的患者/家屬的醫患關系評價更好(OR=2.15~3.43);在控制了人口學特征因素變量后,患者/家屬的客觀行為(OR=2.22,95%CI:1.23~3.26)和患者/家屬對醫生的滿意度(OR=3.44,95%C/:2.73~4.19)分別與醫方和患方對醫患關系認知水平有關聯。結論:本研究顯示,醫方和患方對醫患關系評價的認知水平與年齡、受教育程度和職稱等因素相關聯。
   
   【關鍵詞】: 醫務人員;患者/家屬;醫患關系;認知;差異
   
   討論
   前醫患關系認知產生了負性情緒。這也符合LoCoco的觀點,即“挫敗經歷是負性情緒誘發的重本研究結果表明,醫務人員年齡、受教育程度 要原因”¨5I。31~40歲、本科、中級職稱醫務人和職稱影響醫患關系評價的認知水平。年齡越大、 員大多處在工作第一線,或是已成為醫院骨干,任職稱越高的醫務人員,行醫閱歷越豐富、處事方法 務重、壓力大,存在過分自信導致工作中缺少溝通越成熟其所處地位也越有利,醫患關系認知也更積 對話¨引,容易以自我為中心,消極影響醫患關系極;年齡越大、受教育程度越低的患者/家屬,傳 認知水平。正如德國哲學家、社會學家哈貝馬斯提承了早期醫患互相尊重、醫患互信的良好認知¨3。, 出的交往行為理論,主張以真誠對話來解決社會矛故醫患關系評價越好。31~40歲、本科、中級職 盾的沖突。恰當使用交往行為,體現人文關稱醫務人員認知水平明顯低于其他,可能存在以下 懷,有利于醫務人員得到患者及家屬的認同,成為原因:近年來患者/家屬聚眾鬧事、辱罵醫務人員、 一個有耐心的傾聽者,仔細的觀察者,敏銳的交談傷害醫務人員等不文明現象屢見不鮮,部分媒體報 者和有效的醫護人員¨8I。當然,也不排除存在其道存在偏頗~。,醫院采取賠付經濟損失而達到息 他誘因。事寧人的目的,給醫務人員增添了一定的心理壓 在本研究中,2l~40歲、本科及以上患者/家力,挫傷了醫務人員工作激情,使得醫務人員對當 屬認知水平明顯低于其他。該群體不是高等教育大眾化的受益者就是家庭發展的主力軍,他們對醫患關系的評價不是考慮就醫性價比就是考慮就醫過程中的家庭承擔能力,醫務人員服務態度決定性價比,醫療費用檢驗家庭經濟承擔能力,醫療費用過大‘l 9。和醫務人員服務態度不好‘20。自然成為患者/家屬低評原因之一。本研究結果表明,醫務人員受教育程度越高,醫患關系處理更好;而患者/家屬則是受教育程度越高,醫患關系越不能滿意。越是受教育程度高的醫務人員,職業認知與情感態度越好,故而醫患關系處理更好,這一結果與姜小鷹等、2¨的觀點相吻合;越是受教育程度高的患者/家屬,越是關注診療過程,不易配合檢查和治療,對疾病的關注程度、緊張程度越高,越容易發生醫患糾紛拉2。,故而醫患關系越不能滿意。本研究結果表明,醫患關系評價認知水平高的醫生所對應患者/家屬對當前醫患關系的評價水平較高。
   轉載請注明來源。如需全文,請聯系客服或掃下方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