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目的探討CD4+CD29+T細胞在預測非小細胞肺癌(NSCLC)患者復發的作用,以及不同因素下的生存期差異。方法對59例NSCLC進行為期5年的隨訪,檢測外周血CD4+CD29+T細胞含量,使用受試者工作特征曲線(ROC)評價該細胞預測復發的敏感度及特異度,并與癌胚抗原(CEA)及細胞角蛋白21-1(Cyfra21-1)進行對比;使用Kaplan-Meier法對不同性別、年齡段、職業種類及是否放療的NSCLC患者的生存情況進行分析。結果59例NSCLC患者生存期最短為23個月,最長隨訪期>67個月;共有19例復發,其中有17例在隨訪期內均死于腫瘤轉移(28.81%)。未接受放療患者及復發患者的CD4+CD29+T細胞含量均分別顯著高于放療及無復發患者(均為P=0.000)。ROC分析顯示曲線下面積(AUC)由大及小的順序為CD4+CD29+T細胞>Cyfra21-1>CEA(P=0.002、0.006及0.013),95%可信區間(CI)分別為0.649~0.981、0.621~0.936及0.584~0.944;當CD4+CD29+T細胞百分含量為7.53%,其預測復發的敏感度為91.42%,特異度為87.59%。以上59例NSCLC患者的5年生存率為71.18%(42/59),Kaplan-Meier生存分析顯示女性生存期長于男性(P=0.038),<50歲生存期長于>50歲(P=0.013),非腦力勞動者生存期長于腦力勞動者(P=0.029),放療患者生存期長于未放療患者(P=0.003)。結論CD4+CD29+T細胞預測NSCLC復發的效能優于Cyfra21-1及CEA;男性、大于55歲、從事腦力勞動、未行放射治療是NSCLC的復發高危因素。
   
   關鍵詞:非小細胞肺癌;復發;CD4+CD29+T細胞;生存期;危險因素
   
   
   3討論
   本研究發現,作為免疫因素的CD4+CD29+T細胞在預測NSCLC復發的敏感度及特異度均優于目前臨床常用的兩種TM,且發現幾個導致復發的高危因素,特別是從事腦力勞動的職業因素,這在目前的報道較少,討論如下。
   3.1CD4+CD29+T細胞預測復發的優勢
   CD4+CD29+T細胞是指細胞膜表達CD29分子的一類CD4+輔助性T細胞(Th),Th的重要功能包括識別并呈遞抗原物質給效應T細胞從而誘發免疫反應[10]。CD29分子的特殊性之一在于其屬于整合素家屬成員,該家族的蛋白分子在細胞黏附、血管形成及腫瘤轉移等病理生理學過程發揮重要作用[11],因此研究CD4+CD29+T細胞與肺癌的關系具有特殊意義。作為診斷LC的腫瘤標記物一種,細胞角蛋白21-1(Cyfra21-1)被認為是鱗狀上皮細胞癌目前首選TM,其敏感度>60%,特異性可高達95%,在NSCLC中表達最強,腺癌次之,小細胞肺癌最弱[12]。作為一線的TM,CEA被廣泛應用臨床腫瘤篩查,但其升高僅見于70%的肺癌患者[2]。可見,不論Cyfra21-1或CEA,其在診斷LC的敏感度及特異度均不夠理想,亦即兩者有較高的“誤判率”,在這種情況下使用兩者去預測肺癌復發的效果則更不理想。因此筆者重點觀察了在前期工作發現與肺癌轉移相關的CD4+CD29+T細胞,發現未接受放療及復發患者該細胞含量顯著高于放療及無復發患者,這提示一個重要現象:在未放療或腫瘤復發情況下,CD4+CD29+T細胞均可出現升高。該現象可衍生一個重要的用途——預測復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