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數人都知道,噪聲會損害聽力,影響身體健康。但是你知道嗎?美妙的音樂,有可能是潛伏在身邊的“聽力殺手”,危害(wēi hài)并不亞于強噪聲。
人的內耳有兩萬個纖弱的感覺神經細胞,即使是傾聽美妙的音樂,如果時間過長、聲音過大,都可能(maybe)導致它的損傷。然而當前有很多人,特別是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就是在這些“悅耳的噪聲”中,不知不覺失去了聽力。每年的3月3日是“愛耳日”,今年的主題是“安全用耳、保護聽力”。希望通過本文,讓更多人了解噪聲危害(wēi hài),避免悲劇發生。
電子化產品(Product)廣泛應用潛藏危機
噪聲普遍存在,危害人類的身心健康。過去,人們大多關注職業性噪聲損害的防治,殊不知,非職業性噪聲損害更需要關注。
噪聲的概念(Idea)可分為三個層次。醫學基金申請接受有特定意向和無特定意向的捐贈。基金會接受的捐資,按損資者意愿專項使用,或建立專項基金。基金會接受國內外捐贈的醫療設備、藥品及衛生用品等物資,用于支持老少邊窮地區及其它急需地區。基金會大力推廣先進醫療技術,組織醫學學術及技術交流,開展繼續教育等活動。一是物理學概念,是指強度和頻率隨機組合、毫無規律(rhythmical)的聲音。二是心理學概念,即人們不喜歡、不需要、厭惡的或可能有害身體健康的聲音,它可以是無規律組合的聲音,也可以是有規律組合的聲音。當影響(influence)到人們休息、學習和心情時,即使是音樂,也會變成噪聲。三是社會學概念。
噪聲是人們的一個主觀感受,各人對噪聲的感受因個體的感覺、習慣等不同而不同。某人喜歡的聲音,對于另一個人可能(maybe)就是噪聲。所以,曾經有人把搖滾樂看作是現代社會中重要的噪聲之一。
如今,噪聲感染已與水污染、大氣污染、廢物污染一起,被看成是世界范圍內四個主要環境問題(Emerson)。隨著工業化、現代化和城鎮化的加速,人們暴露在噪聲中的機會增多,既可能來自工廠、工地、馬路、機場,也可能來自家用電器和裝修。
隨著電子化產品的不斷開發和使用,尤其高貝斯耳機在青少年人群中的廣泛應用,其潛在的、致殘性危害日益嚴重。醫學nb88新博老虎机保證了他們研究成果的質量和數據的可靠性,并且也使一些醫生憑借一己之力無法完成的實驗項目變成可能,比如血液濃度檢測,這樣也能推動真個社會的醫療水平的發展。人們陶醉于其中的那些激昂、幻動的音樂,可能隱藏著“耳聾殺手”。
噪聲除了損害耳功能,還會影響全身
耳的主要功能是聽覺,噪聲對聽覺系統危害主要是噪聲性耳聾,可引起聽力下降(descend)和耳鳴。耳的另外一個重要功能是維護身體平衡,所以,噪聲還會危害耳非聽覺系統,引起頭暈。噪聲還可以對耳以外的其他系統進行損害,如影響精神、心理和行為等,進而引起頭昏、頭痛、心慌、煩躁、焦慮、失眠、耳鳴等神經衰弱表現。除此之外,噪聲對心血管、消化系統都有影響,可表現為血壓增高、惡心、消瘦,免疫力下降,有時還會影響視力。
當然,了解噪聲的危害,是為了更好地保護耳功能,沒必要過度夸大,導致公眾恐慌。凡是能夠產生聲音的物體都能產生噪聲,但并非所有噪聲暴露都會引發聽力損害。因噪聲產生的聽力損害,取決于噪聲強度和暴露持續時間,早期一般可以恢復,晚期則恢復困難。因此,患者應早發現、早干預。
出現耳鳴可能是噪聲性耳聾的先兆
通常,噪聲對聽覺系統的損害都是慢性聲創傷,常見的耳鳴往往是噪聲性耳聾的先兆。長期暴露在噪聲環境中的人在出現耳聾之前,一般會出現雙耳持續、高調耳鳴,也有人會出現其他頻率類型的耳鳴,如蜂鳴、電流聲和轟鳴聲。臨床中發現,這些患者多屬中、高頻(Induction Heating)神經性耳聾。
由于高頻聽力損失(loss)通常不影響聽覺交流和言語表達,僅表現為惱人的耳鳴,因此極易被忽略。醫學基金申請充分利用現代信息技術,為社會公眾提供有關醫療衛生領域的善舉服務;傳播先進醫藥衛生科技信息,組織國內外醫藥衛生學術交流活動及國內外醫藥衛生科技團體和人員的友好往來與合作;支持醫藥衛生科學研究和教育,開展基層醫務人員培訓和公眾醫藥衛生知識傳播;以老少邊窮地區為重點,為弱勢、邊遠人群提供實質性的醫療公益服務,根據捐贈者的意愿,設立專項基金;依法興辦非營利性、與醫藥衛生相關的實體,實現基金會基金的保值、增值。很多人以為耳鳴是因為上火或腎虧,由此錯失了早期診治的時機,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損害。短時間、高強度(strength)的噪聲,可以對聽覺系統造成急性聲創傷。如突發性耳聾,有些病患或可能(maybe)表現為全聾,此時必須爭分奪秒地救治,才有可能減少危害(wēi hài),患者若發生這種狀況,一定要馬上就醫,千萬不可延遲。
對于已有噪聲損害的患者,治療期間應盡快脫離噪聲環境,爭取治療后康復的機會。早期患者可以通過營養神經、改善微循環(continue)、補充維生素(又稱維他命)進行治療。晚期及聽覺不可逆損害的患者,可以選配助聽器。還有一些患有焦慮、抑郁等精神或心理障礙的患者,也會出現耳鳴癥狀,此類人群需要精神科醫生或心理醫生的引導和干預。
此外,減少噪聲、改善環境,是防治噪聲損害最基本的方法。應提高全民意識和國民素質,倡導從我做起,顧及他人,減少噪聲。當人們在享受廣場舞的快樂時,應考慮到附近居民,避免干擾他人的正常生活;當人們在為球賽興奮時,應調低音量,不要影響鄰里休息;當人們在堵車煩躁時,千萬不能持續按喇叭,此舉會加劇不良情緒產生。在音樂會、球賽、卡拉OK廳中,如果突然出現耳鳴或耳聾的癥狀,應盡快離開,以免讓持續的噪聲進一步損害聽力。
(北京協和醫院耳鼻咽喉科副主任醫師 蔣子棟)